中国赛鸽的隐秘“赌局”


甘忠荣 已浏览:845 次 发布日期:2017-07-12 10:06:08
         转发此文按: 新周刊记者何雄飞与我联系,拟就中国赛鸽出现的问题作一专题性文章。为此,向新周刊记者何雄飞推荐与中鸽网记者、专栏作家、与何雄飞同在广东的何慧先生联系。并告之何慧先生的地址、电话。何雄飞从记者的视角就当时鸽界现状发表了此文。
     虽然已过去多年,但“中国赛鸽的隐秘‘赌局’” 这一命题并未改变。故转发此文。
                              甘忠荣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赛鸽的隐秘“赌局”

  新周刊记者何雄飞授权赛鸽记者何慧转载,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以前我在网站说过:中国鸽坛发生的事第一时间向全国多个媒体群发布,相信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我们要通过地方媒体来监督中国鸽坛的运作方式。

  信鸽本是和平与希望的象征,信鸽竞翔也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的体育项目,只是今天,它的翅膀沾上了黑金。
文/何雄飞

空气中充满着紧张气氛。
买家抓着手机,向拍卖人点头示意,后者则大吼着给场上打气,嘴里不时迸出一连串数字:“四万五……五万元……有人出五万元……五万五……有没有人出六万元?!”


  坐在远处角落的一名中国男子注视着拍卖人,一次又一次谨慎地举起手。槌音落定,成交。拍卖品“灰王子”拍得15.6万欧元(约合141万元人民币),和其他许多拍品一样,它将被飞机运往中国。
这是今年1月在比利时的一场鸽子拍卖会。比利时最大的鸽子拍卖行“赛鸽天堂网”(PIPA) 在当天创造出单场鸽子拍卖会的最高金额世界纪录(218羽鸽子,拍得137万欧元)。


  当时在场的英国《独立报》记者瓦妮莎·莫克柯福德很惊讶:“‘灰王子’既不是画作,也非瓷器,只不过是一只卧在笼子里的信鸽,相貌不算出众,要是把它放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鸽群中, 就别想找出来。”她寻思,“灰王子”最大的卖点可能是可以以惊人的速度疾飞数百英里。

P IPA和它的中国买家们
PIPA首席营运官伊敏娜告诉瓦妮莎:“(我们)生意很好,其中一部分得归功于中国买家的需求。全球有很多人都对我们有兴趣,日本和美国有很多买家。但是,其他市场都不能和中国相比。中国中产阶层日益壮大,他们有大量的可支配收入,对奢侈品的胃口巨大。一只鸽子的投资价值要比一瓶优质陈年葡萄酒的投资价值高多了。你可以养着它;它会繁衍子孙后代。”


  伊敏娜是个中国人,有次给PIPA做翻译陪中国代表团走访比利时鸽舍,因为擅长跟人打交道,最后加盟PIPA成了其一张“王牌”。


  北京一家国际赛鸽中心的女发言人则对瓦妮莎说:“中国买家正在寻找出色的鸽子,而且愿意出大价钱。” 比利时、荷兰、德国是全球赛鸽运动的发源地和中心区,也被认为是世界顶级赛鸽的出产地。


  PIPA是“80后”尼克在1999年创办的一个信鸽网,如今员工不到20人,却已经有了“赛鸽华尔街”的名号。


  加拿大赛鸽作家西尔维奥·马泰奇奥在《告诉你一个真实的PIPA!》中分析,PIPA所以能在短短数年内成为世界赛鸽市场中的一匹黑马,关键因素是创办人尼克和他的弟弟托马斯占尽了天时——创立时互联网兴起、地利——比利时、人和——出身赛鸽世家,尼克兄弟的制胜秘诀是通过现场和“全球卧虎藏龙网络拍卖会”拍卖欧洲顶级赛鸽。托马斯是销售总监和拍卖会负责人,他从不漏失任何一个顾客。“中国毫无疑问是目前顶尖赛鸽最重要的客户。”在PIPA官网拍卖记录上,这些神秘的中国买家用“朱先生”、“康先生”、“周先生”、“另一周先生”代替。


  “中国富豪给出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美国人的想象,美国地区最高的单只信鸽交易纪录仅为2.5万美元。”美联社有报道认为,中国买家是全球信鸽拍卖会上炒出天价的重要推手。美联社分析称,赛鸽能在中国“火”起来,是因为这项比赛提供了下注的机会,而很多中国富人钟爱这种“合法”的赌博形式。中国人对赛鸽运动的偏好,有可能为全球养鸽业创造巨大价值。


  每年夏季拍卖休兵,PIPA照例会派人跑到中国拜访赛鸽大户。2011年6月,托马斯、伊敏娜和PIPA大中华区中文总代理卢娜(台湾人)在14天里马不停蹄跑了北京、上海、马鞍山、武汉、天津、呼和浩特、重庆不下七个地方,并在官网贴出全程图片。一群地产商、木材商、地板商、奔驰宝马物流商、出租车公司老板为迎大驾,有人在国宴场所“迎宾馆”接风,有人准备了奔驰S600代步车,有人在有着九龙壁、九龙柱石亭、汉白玉池的私家庄园接客……

“中国信鸽运动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更多时候,玩名鸽、玩名獒、玩名犬不过是场富人的资本游戏,它们一样重血统、重体形、重手感,一样有职业团队、拍卖托儿、骗子、盗贼,它们最大的不同是,信鸽竞翔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的体育项目,从各级鸽协赛、俱乐部赛到公棚赛,一次比赛总奖金额动辄数千万元,冠军鸽奖金从数千元到上百万元不等,夺一次冠得一套房、中三台车、中100万元+80万元现房的暴富消息总是在刺激着人们博彩的神经。


  “鸽子比毒品还毒,玩上了瘾,甩都甩不开。”


  中鸽网广东记者何慧养了12年鸽,因为在点评鸽界时敢言,“240万博客点击量全国排名冠军”。“人们为什么爱玩鸽子?享受的就是它神奇归巢的瞬间和夺冠拿大奖的成就感。”


  2010年12月26日,南京东宫大酒店,2010年全国信鸽竞赛颁奖年会上,北京市信鸽协会会员黄剑突然冲上主席台,慷慨激昂讲了5分钟:“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目前中国鸽坛存在诸多乱象,这些乱象已经成为或正在构成不和谐甚至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的诱因!这里引用一句国家级裁判在某直辖市裁判培训班上公开讲的话:‘中国公棚作弊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一事实,实在让全国30万鸽友心寒!公棚出事,县级的有,省级的有,国家级的一样有。有鸽友说:‘今天的信鸽运动是:没有公正、没有好坏、没有是非、没有荣耻!’目前中国公棚总数超过400家。2009年中国公棚赛奖金总额已超过5亿元人民币,就算60%的公棚存在问题,那就可能是三亿多!说轻了是作弊,说重了就是诈骗!” 台下掌声雷动。


  要说中国鸽坛乱,最乱在公棚,因为它的奖金最高最诱人。公棚赛,就是参赛者将一月龄左右的幼鸽在规定时间内送交指定鸽棚,由管理人员统一管理、饲养和训练,当年再将鸽子运送到同一地点、同一时间放飞,以回笼速度决名次。奖金则从鸽友所缴费用中支出。没钱参赛的鸽友也会围在旁边赌球式地下注玩。“秋棚3到6月收,11、12月比赛,春棚6月到10月收,次年4、5月比赛。交鸽参赛少的100元/环,大的3000元/环。有的公棚老板卷款跑路,有的奖金打白条,有的做庄作弊,有人还总结出公棚作弊法30种。”何慧说。


  “愿赌上钩,认赌服输。高额奖金引导的公棚大奖赛是以公棚老板为‘庄家’设的‘大赌场’。参赛者如赌徒一样去下‘筹码’。笑的是庄家和少数实力玩家,我国这样的公棚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高尚情趣!”贵州鸽友甘忠荣表示。


  辽宁省鸽协秘书长申琦在《中国公棚赛走在十字路口》中写道:“2011年对中国公棚来说是多事之秋。鸽子本身价值无几,没信鸽比赛,飞得再好的鸽子都可能是路边烧烤店待烤的一道菜,价格不过区区几十元而已。信鸽比赛作为一项社会娱乐运动,其本质是为了活跃人们业余生活。随着奖金的增加、指定鸽的出现,金钱的诱惑极大地促进了信鸽运动发展,一些商人也看到了信鸽运动中的巨大商机,开始了炒作、包装,用尽各种手段,在信鸽运动及附属产业中博取巨大的财富。究其根本原因,是金钱在信鸽运动中起着翻云覆雨的作用。”

家丑不可外扬
中国鸽坛乱,但许多鸽坛大佬均抱有“家丑不可外扬”的局内人心态。


  “一直以来,养鸽人一直受歧视,总被认为一污染环境,二影响邻里,三不务正业游手好闲。” 湖北崇阳鸽友蔡文龙坦承,“中国赛鸽运动起于广东、兴于上海、成于北京。赛鸽界不过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期的一个缩影,赛鸽有博彩性质,里面是有赌徒、恶棍、流氓,但这都是支流。”


  “要说信鸽比赛赌博,台湾海翔(海上放飞)应是赌金最大的。欧洲人养鸽是休闲娱乐,台湾人养鸽是为生存、为过上奢华的生活拼命。”甘忠荣称。


  有报道称,在台湾,每年保守估计有近200亿元新台币(约合44亿元人民币)赌金花在赛鸽上,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或者变成穷光蛋的故事比比皆是为了取胜,参赛者们往往绞尽脑汁,其间曝出许多丑闻:赛鸽作弊;鸽主因赌鸽债台高筑而自杀;网鸽人在比赛必经地拉天网网鸽后,高价勒索鸽主,如不从就把鸽脚砍下后再让鸽子飞回,或者把毛拔光寄回;鸽主给赛鸽喂伟哥;鸽主偷偷开跑车送赛鸽回巢;黑社会操纵引起相互倾轧;黑帮敲诈大奖得主等等。


  长沙鸽友林长岳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养鸽,他特别怀念那种几个人凑份子从武汉放飞几百公里的日子,“那时候很干净,时髦发锦旗,冠军6块,亚军4块,季军2块,没有人作弊,拿了奖就下馆子搓一顿,继续聊鸽经”。


  “90年代,美国、荷兰、比利时的蓝眼睛老外开始进入中国做生意,外国鸽少的三四千元一只,贵的10多万元。赛鸽开始产业化,冠军开始抱上了大彩电。” 林长岳说,赛鸽时兴起超远程,不飞个几千公里都不好意思似的,“参赛环越来越贵,奖金越来越高,山海关有个贵族公棚专门请人养,一环要交8000元。”
郑州鸽友王新社说:“作弊最多的,以前是山东公棚,现在是河北公棚,一个小县城五六个公棚,有的棚欠河南鸽友几千块奖金,手机座机停机,收了钱就跑了,有石家庄的公棚拿奖还打白条。”

赛鸽,下一个“黄金产业”?
  对于黄剑“中国信鸽运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之论调,中鸽协副主席谢炳在2010年全国信鸽竞赛颁奖大会上盘点一年工作时有所回应:“信鸽公棚赛在我国发展近二十年,其对推动中国信鸽运动、信鸽产业发展的重要意义毋庸置疑,取得的成绩是主流,值得肯定。但是,公棚赛作为一种企业行为,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其目标。中国的市场经济体系已比较完善,针对企业管理有诸多法律法规约束。但公棚业处于空白,社会不了解,国家对其缺乏有效监管。包括中鸽协在内的各级信鸽协会是民间群众性组织,体育赋予我们的职能仅是对比赛进行监督,保证赛事的公平、公正、公开。现实情况是,公棚赛的企业行为一旦不受约束,突破道德法律限制,信鸽协会缺乏制约手段。公棚赛管理问题一直是协会的重点和难点。”谢炳还特别提到,“今年,全国各省级协会认真贯彻《中国信鸽公棚竞赛管理暂行规定》,多数地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北方部分地区遭遇很大阻力,一些公棚罔顾法律法规与鸽友利益,追逐暴利的非理智市场行为与协会加强规范管理的行为发生激烈碰撞,带给社会不安定因素。公棚产业已成为一个较大的不容忽视的经济体,要发动社会的力量齐抓共管,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抛开赛鸽的赌局不论,赛鸽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鸽市、鸽赛、鸽会、鸽药、鸽粮、鸽舍、鸽具及比赛计时系统等等。目前,中国正式注册的信鸽协会会员有30余万人,注册信鸽约3000万羽,每年中国信鸽协会还要发放1000万只脚环。有人算过一笔账,全国所有信鸽一年所消耗的费用约等于800万人口所需口粮。


  有报道称,世界上赛鸽运动最发达的比利时,仅赛鸽用品出口所得就占到该国国民经济收入的六成以上。


  “在比利时,一个鸽舍就是一家创汇工厂,他们一只鸽子平均要卖到1000美元,还带动了就业、旅游、休闲等许多产业。”蔡文龙说。


  2015年第34届国际信鸽奥林匹克大会定在中国举行,天津市、河北省廊坊市和浙江省宁波市就承办权展开激烈竞争,最终,并不具备明显优势的宁波市意外获胜,有知情者称,“那是因为天津给领导送的是手提包,廊坊送的是小型播放器,宁波送的是购物卡”。

贴士
中国公棚作弊大法

一、公棚老板内部作弊
1.假鸽现象:用自己做出的鸽子以他人的名义冒充参赛,非法取利获得奖金。
2.虚假信息:制造存鸽虚假信息,骗取参赛费。
3.假鸽充数:以自育幼鸽代替伤病亡参赛鸽,冒名顶替,获取参赛费。
4.虚假赛绩:操纵电脑计时系统或制造赛鸽非正常归巢,非法获得奖金。
5.假指定鸽:利用操纵电脑计时系统或非正常归巢之机,内外勾结指定非正常归巢鸽,非法获得奖金。
6.假转让鸽:对没交费的参赛鸽,名义转让,实际有名无人,或有名有人但事实上是暗箱操作,开空头支票,非法获得奖金。
7.假放飞地:决赛不到位,鸽子飞速快,归巢率高,公棚信誉好,收取归巢鸽取鸽费获利,老板名利双收。
8.假迟归率:不按规定时限扫描归巢鸽,蒙蔽鸽友,销售迟归鸽获利。


  二、利用裙带关系作弊
1.特殊客户:为大户、名人、国际友人参赛大开方便之门,免费参赛,只要名次不发奖金,利益共享。
2.特殊赛鸽:收鸽不缴费,不发奖金,拍卖费按比例提成。
3.特殊赛棚:收鸽初期把亲朋好友的赛鸽单独饲养,单独调理,占据有利棚位,制造有利归巢条件,以便获得好赛绩。
4.特殊训放:幼鸽入棚时早开家,多放飞,在关键赛段特殊训放,保持高峰期和竞技状态,制造非公平竞争。
5.特殊参赛:决赛临战之前特殊饲养,特殊调理,保持最佳的临战状态。


   三、公棚与裁判联合作弊
公棚和个别裁判联合起来作弊,制造名次,侵吞奖金非法获利。


  四、公棚之间作弊
公棚之间以友好往来为幌子,互惠互利,相互免交参赛费,只要名次不发奖金,利益共享。 (宋福玉)
         赛鸽的隐秘赌局”_新周刊_新浪博客

温馨提示: 杜绝不文明用语,以诚相待! ,谢谢!
 姓 名: 点击登录后评论
 内 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看不清? 换一张
注意:加 * 为必填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