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信鸽比赛乱象


甘忠荣 已浏览:6703 次 发布日期:2017-07-12 11:39:00
 

                        揭开信鸽比赛乱象

                                       新民周刊:揭开信鸽比赛乱象 
     2017-06-06 12:19 作者:姜浩峰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常磊
       “紧急通知!这是紧急通知!”奔走相告,手机微信、短信、电话齐齐上阵。5月22日开始,在上海市信鸽协会会员间,关于验鸽的紧急通知就流传开来。
上海市信鸽协会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对一岁鸽前1001名至1100名信鸽验鸽的紧急通知》,同时要求会员保持手机畅通,以便用电话通知大家到位于虹桥路的信鸽协会办公室验鸽。
    事情的起因,源于5月1日上海市信鸽协会举行的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决赛。当天凌晨,从距离上海西北650公里左右的放飞处放飞参赛信鸽。由于出现诸多疑问,信鸽协会已在5月10日前对排位前1000名的绝大多数信鸽进行了验鸽。
《新民周刊》记者查阅上海市信鸽协会官网,发现当天比赛的信鸽报到排序表上,第一位序和第三位序都是李香的信鸽,而第二位序和第四位序则属于张耀青。从李香足环号160460972的信鸽于16点36分14秒归巢,到第四位序张耀青足环号160461257于16点39分30秒归巢,前后相差不到4分钟。接下来,排在第五位序的赵其军足环号160463996,则要到17点27分59秒归巢。换言之,第五位序鸽子归巢时间比第四位序足足慢了近50分钟。
“太不可思议了。”5月23日下午,记者采访到一位鸽友如此说。这位从十多岁开始养了大半辈子鸽子的鸽友,作为上海市信鸽协会的会员,今年也一如既往地参加了一岁鸽特比。在他看来,本次一岁鸽特比,放飞赛鸽的地点在距离上海西北650公里左右的指定地点,特别是从当天的风向上看,正常情况应该是宝山、崇明等地的赛鸽先归巢。李香、张耀青的鸽巢都在浦东。浦东的赛鸽先归巢,且领先近50分钟,是一桩怪事。

而这一切,都与头奖45万元的归属,以及其他名次奖金分配有关。

 调查小组的成立

比赛结果一经公布,参赛者,特别是前1000名参赛信鸽的主人中,许多人哗然失色。

宝山区的鸽友最为激愤。“前四名两人瓜分,领先50分钟!我们宝山的鸽子还没影,他浦东的竟然已经飞回来了。”多名宝山鸽友向记者反映。其中一位透露:“就算作假,李香和张耀青也有点过分了。毕竟,一岁鸽特比并不是仅仅看谁先归巢谁就一定赢,还要计算一下各自鸽巢与放飞点的距离,会有一定的抵扣。比如等宝山的鸽子归巢了,他马上宣布他的浦东鸽子归巢了,即便时间上他的鸽子是后归巢,赢家还是他。可这次,有点搞笑了,竟然早到得那么不可思议,也不想想正常鸽子的体能会有这么好吗?开句玩笑,就算吃了兴奋剂也没那么厉害吧?”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上海市信鸽协会副会长许智勇先生说:“5月1日比赛一结束,市信鸽协会就接到许多会员的来电,还有人从其他相关渠道反映问题,主要针对今年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名次提出质疑,我们市鸽协高度关注。5月2日上午,市信鸽协会召开了专题会议,之后立即成立专题调查小组,由张惠民会长和张雷秘书长牵头,成员还有副会长我和戴建民,还有法务部部长李雪林。”5月3日,市信鸽协会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情况通报了中国信鸽协会和上海市体育总会。按照许智勇的说法,此事必须通过司法途径,申请立案调查。

在报送上海市体育总会和中鸽协邢小泉秘书长的情况报告中,上海市信鸽协会都提到了——本次一岁鸽特比大奖赛最终成绩将在调查结果确定之后公布;对本次大赛前1000名信鸽在5月3日起的一周时间内进行全面验鸽。送验的鸽子,可以送到虹桥路市鸽协总部,也可以送到宝山、浦东、杨浦、崇明、嘉定等区信鸽协会。

为何鸽友强烈质疑的是排位第一至第四名的李香、张耀青的四只鸽子,而市信鸽协会却要对前1000名信鸽进行验鸽?

 不验不知道,一验吓一跳!

根据市信鸽协会5月10日公布的验鸽情况,应验的1000羽信鸽中, 51羽未前来验鸽;送到鸽协验鸽后经查有问题的羽数为71羽。

“发现了这么多问题,我们觉得,应该趁着这次大赛出问题的机会,一举解决多年来存在的问题!”许智勇对记者表示,“于是市鸽协决定,由于时间问题未能及时验鸽的前1000名,也就是那51羽未前来验鸽的鸽子,可于5月12日、13日来验鸽。事实证明这些鸽子里也有问题。之后,我们又着手对1001名到1100名的鸽子进行验鸽。”

5月16日上午,四十余位上海鸽友代表到市鸽协进行恳谈。鸽友呼吁整治上海鸽界乱象。张雷秘书长现场表态称:“我们会借此次事件,一查到底。”

调查小组成立后,要求对已经参加其他比赛未能将鸽子送验鸽点的会员,向市信鸽协会办公室提交该项比赛竞翔单,如鸽子归巢,需将鸽子在指定时间内送市鸽协验鸽;如未归巢,协会会翻查有关记录进行核实。还对鸽子已卖他人者,进行了验鸽规定,对有举报的鸽子,更是要一查到底。

有鸽友向记者反映称,此次一岁鸽特比决赛,涉嫌AB棚手法作弊,B棚可能设置在江苏江阴至泰州一带,比放飞点距离上海近,真正的幕后鸽主另有其人,李香只是参赛名。

许智勇亦向记者表示,此次比赛,李香和张耀青只是居于幕前者,挂名而已,幕后还有其人。至于涉嫌作弊情况,许智勇认为,需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准确表述。

 离奇的死亡事件

作为鸽子位序排在第一至第四位的李香、张耀青而言,如何验鸽,如何面对上海市信鸽协会的调查,包括在信鸽协会报案后如何面对公安机关调查,都成了一道道需要迈过的关卡。

截至记者发稿,张耀青仍没有前往市信鸽协会送验那两羽位序在第二、第四的鸽子。更离奇的是——李香宣布他的鸽子死亡!按照鸽友们的说法是——李香的第一名和第三名鸽子离奇“自杀”死亡。
一些鸽友认为,在对位序排在前1000位的鸽子进行验鸽,特别是对前50名进行验鸽,并查处为数不少的问题鸽的时候,本次比赛矛盾的焦点——李香、张耀青的那四羽鸽子竟然都没有前来验鸽,是很不公平的。“鸽协对前四名成绩的质疑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也未公布71羽问题鸽名单,显然,鸽友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来自宝山区的鸽友们如此表态。

许智勇则表态说,调查需要时间,既然报案,有些情况需要公安机关出面调查。《新民周刊》记者向许智勇求证李香鸽子“自杀”问题,得到的消息是——李香确实宣布鸽子死亡。

“你想想看,既然他的鸽子号称第一个飞回上海,肯定是健康得不得了的鸽子喽,那怎么回来以后就死翘翘了呢?”有鸽友对记者表示如此看法,“这如果不是心虚,还会是什么情况?”

在许智勇看来,调查结果绝非一蹴而就。从5月2日至今,许智勇和上海市鸽协的同仁,几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鸽协就这么靠十个人,我们白天上班,晚上加班,全在做工作。”许智勇感叹,“但在问题彻底查明之前,还需鸽友们理解。否则,‘一百个人一百个主意’,我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立即解决此事。既然我们已经报案,请相信公安机关能够彻查。”

在记者采访到的那位资深鸽友看来,李香的两羽鸽子被主人“赐死”,一点都不奇怪。“据我所知,早在这次一岁鸽特比决赛之前,李香就现场追加‘买单’,也就是说,如果李香的鸽子最终赢了,必然拿到所有的可以拿到的奖金。”这位鸽友向记者解释,“包括张耀青的鸽子也是‘全买单’。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怀疑李香、张耀青是连裆模子,事先可能讲好的——瓜分第一至第四名。”

此位鸽友所言与许智勇所言不谋而合。许智勇说,李香、张耀青背后还有人。

至于李香宣布死亡的鸽子,到底是否当天参赛的鸽子,还是AB棚中的两羽,由于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记者尚不得而知。但鸽友们推测——假如真是正常比赛时第一个飞回和第三个飞回的鸽子,一定是健康强壮的鸽子,怎么可能这些仅仅一岁的鸽子,在验鸽前不明不白地死了呢?可许智勇确实证实——李香送来了两只宣布死亡的鸽子的足环。

本次一岁鸽特比决赛发生这样莫名其妙一头雾水的事件,并以李香宣布鸽子死亡而达到事件的高潮,这并非偶发现象,近年来的信鸽比赛往往有猫腻。

许智勇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来向记者说明信鸽比赛近年来的问题。

“大约十年前,也曾经出现过一件怪事。”资深鸽友告诉记者,“那一次也是正式比赛。放飞地点在福建江西交界处,不过方向上算是在上海的西南部以外。那一天,放飞地的天气有些雾蒙蒙的,但裁判员判断仍可以放飞,于是就放飞了。”

资深鸽友回忆,放飞以后,原本当天能够返巢的鸽子,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直到第三天,才等到信鸽回沪的消息。然而,后来又有人举报说,这鸽子不是从放飞地直接飞回来的,而是被浙江某地的人捡到,根据足环信息打电话给上海的鸽主,同时对方称,可以把鸽子送到上海,前提是从奖金里分钱。“看样子,捡到鸽子的浙江朋友也是懂鸽子的。”鸽友如此向记者解释。他回忆,当时接到浙江朋友电话的鸽主立即举报了此事。最终,当时这次信鸽比赛以取消比赛成绩,参加比赛的鸽子均分奖金作为了断。

  巨奖造成的问题

在5月16日一帮鸽友到上海市信鸽协会恳谈时,提到一个主张——希望信鸽协会发扬慈善传统,另一方面,鸽友也希望上海信鸽协会一定要吸取教训,制定出严密的比赛制度,保证今后的比赛不出现作弊现象,还上海鸽友一个公平的比赛环境。

《新民周刊》记者查阅了本次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规程,发现奖金分配是以售出的足环数量决定的。至3月21日,本次大奖赛售环结束,共售出14501枚足环。按照赛事规程,比赛录取1000名,前三名奖金(含税)为——冠军45万元、亚军33.75万元、季军22.5万元、第四名8万元。

资深鸽友向记者戏言——本次调查如果最终清理掉一些违规的问题鸽,那么他那原本排名一千一百多名的鸽子,有一丝可能进入1000名以内。记者查阅奖金分配标准,第701-1000名,各可以获得1800元。

从第五名的7万元,到第1000名的1800元,各自奖金逐级下降。

那么,这么大一个奖池,其高达百余万元的总奖金,到底从何而来呢?

“每个足环300元,14501枚足环,就是4350300元,外加参赛鸽友可以‘加注’,最终的奖池额度更大,足以支付奖金和比赛维持费用。”黎先生说。

那么,如何验证买了足环的鸽子是一岁鸽,是唯一的那只与足环编号对应的鸽子呢?

记者调查发现,其中确实有漏洞。譬如网上有卖几种台湾地区产的套环器,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

套环器的用途,就是在于改变鸽子的身份。一种呢,就是骗。将当年的成鸽套上国内名家鸽子的足环,高价出售,坑蒙拐骗。”还有一种,则是为了参加信鸽协会的比赛,比如用老鸽子冒充一岁鸽或者幼鸽,“以大欺小”。还有诸如自家幼鸽错过了上脚环的时机,于是用套环器去作假,或者自家种鸽不慎死亡,其足环弃之可惜,就用套环器生拉硬套之。

“不管怎么一种情况,套环器确实增加了鸽子的痛苦。”资深鸽友告诉记者,“在改变鸽子身份的同时,许多鸽子的脚受伤,特别是犟子部位受伤,轻则肿胀,重则一只鸽子作废。”有着几十年养鸽历史的他觉得,这样为了自身利益而使用套环器,太残忍。

然而,如今一些参加信鸽比赛的人,为了谋取名次和不当经济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即便如今信鸽协会用上了电子环,但在一些鸽友看来,因为防伪标识做得还不够精到,造成了弄虚作假的状况屡禁不止。

记者在查阅上海市信鸽协会网站时,发现《2017年上海市第四届幼鸽特比挑战赛比赛规程》中,就有一条——使用电子扫描鸽钟报到具有方便、快捷、省时、省力等特点,但受客观因素制约,可能会发生异常情况,参赛鸽主必须具有承受使用电子扫描鸽钟的风险,如操作不当、停电、通信不畅、数据传送缓慢、数据丢失、漏扫以及电子环丢失、损坏等,导致参加比赛的失败,所产生的后果,责任自负。

“这一点,从正面理解,可见电子扫描鸽钟可能会有失误,但从反面来理解,绝对有空子可以钻!”一位宝山区鸽友对此直言。

探看这次幼鸽特比挑战赛,奖金亦是不菲——“如果报名售环数不满1万枚,前三名鸽主奖金分配方案为:第1名20万元,第2名 15万元,第3名 10万元。其余录取名次的奖金数视情作适当安排。如果报名售环数在一万羽以上(含1万枚),前三名鸽主奖金分配方案为:第1名25万元,第2名 18.75万元,第3名12.5万元。”

《新民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因为奖金额度较大,近年来,信鸽比赛涉嫌舞弊的情况时有发生。最近的例子是江苏省泗洪县信鸽协会于5月17日发出的一份处理决定——有鸽友反映此次比赛刘保作弊,协会随即要求重新验鸽,但刘保拒不配合,协会认定作弊行为属实,对其作出取消成绩,退回奖金,并且禁赛三年的处罚。

 赛鸽职业化到底路在何方

资深鸽友向记者回忆,2000年左右,上海市信鸽协会举行的特比,最早收费是每羽100元,后来涨到200元,再后来又涨到300元。这样的比赛,确实吸引了许多鸽友参赛。但另一方面,由于奖金额度越来越大,也被一些另有所图的人盯上了。

去年,西安鸽友胡长根曾发表文章《中国鸽界谁在推高比赛奖金》,其中写到,北京某鸽赛2016年奖金为4.5亿。这么算来,上海这次的一岁鸽特比总决赛的奖金额度,算得上小巫见大巫了。

胡长根指称,当次北京那个鸽赛,“有一位鸽友,给其30羽参赛鸽下了980万指定鸽注。还有人爆料这都不算什么,2015年北京开创者大奖赛的最大赢家,一羽鸽子夺得鸽王桂冠,为他赢得3000万奖金和劳斯莱斯车一辆。”

贵州红枫赛鸽中心负责人聂一一女士则说:“当赛鸽运动与巨额奖金挂钩,并被大家在互联网里争相吹嘘得天花乱坠时,它的前景,已经危矣!”

在从事法律工作的贵州鸽友甘忠荣看来,赛鸽运动有沦陷成赌博的风险。而这一点,是与赛鸽职业化的初衷背道而驰的。“千公里比赛是欧、美乃至亚洲日本等赛鸽强国的热门赛项。如今的比利时、荷兰、德国、英国的700公里到1000公里赛鸽也是欣欣向荣。无奖金刺激,愉快参赛、心态平和。”甘荣忠先生说,“信鸽比赛本是广大信鸽爱好者参加的群众性体育活动,不是赌博,更不是贵族运动。信鸽运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应以现代社会时尚、高雅、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为主线开展信鸽比赛。但是,所谓的一些职业赛,成为有钱人、富豪的比拼游戏,猫腻丛生。这样的比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高尚情趣!”

甘忠荣希望中国国歌有朝一日能在国际信鸽奥林匹克大会奏起!“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问题,是尽快与国际接轨,落实奥林匹克鸽王评选制度,接洽中国赛鸽出关问题,尽快让中国的好鸽子登上世界鸽坛最高荣誉殿堂。” 甘荣忠此说,无疑是给一岁鸽子引起的这一次专题调查以另一个维度的解决办法。

  链接:中国信鸽市场

我国信鸽(赛鸽)竞赛运动属于群众体育运动项目,由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管全国信鸽活动,委托中国信鸽协会负责组织实施。1997年1月,中国加入国际鸽联。之后,每两年都要组团参加国际鸽联会议和访问有关国家。

中国的信鸽市场有多大?爆出数字读者朋友肯能不相信——年产值一千亿元人民币!

1 光足环发行加上派生出的足环证,其年产值超过1100多万元。中国大陆信鸽市场大约一年有一千亿人民币的产值,是全世界最大的赛鸽市场。

2 目前全球从事赛鸽约1千万人,中国有1百多万人。

3 鸽钟生产初具规模。鸽钟是信鸽竞赛保证公正、公平、公开的重要器材。此项年产值达数亿元。

4 赛鸽公棚、赛鸽俱乐部如雨后春笋。2015年全国有赛鸽公棚 1600多家,参赛信鸽1000万羽左右。赛鸽俱乐部1500多家,参赛信鸽200多万羽。以2015年秋棚为例,最高的公棚奖金3900万。

5 我国是目前世界上拥有信鸽协会会员人数最多,组织体系最健全,管理制度最完善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4年全国信鸽协会会员共有414200余人,各级各类信鸽协会组织1300余个。其中,省级鸽协31个,省级行业鸽协2个,地市级鸽协400多个,县市级鸽协900多个。

  信鸽运动小贴士

鸽子主要分为三大类,分别是观赏鸽、广场鸽和赛鸽,如何鉴别赛鸽是门很深的学问,站姿、手感、骨骼等都是鉴别的标准。

现代赛鸽运动起源于十九世纪中期的比利时,经过近二百多年发展,赛鸽运动不但成为比利时的专利,而且经由鸽友及鸽系传播到世界各地,因此比利时既是赛鸽运动发源地,又是现代赛鸽品种的“基因宝库”。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的国家级信鸽组织中国信鸽协会成立,全国每年发行信鸽足环1000万枚以上。全国正式注册的信鸽协会会员达30多万,仅每年举办的春秋两季国家级赛事就放飞信鸽多达几十万羽。(记者|姜浩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链接

     新民周刊:揭开信鸽比赛乱象_半月谈网

bianji@banyuetan.org

本篇文章来源于http://www.banyuetan.org/ 原文链接:http://www.banyuetan.org/chcontent/zx/mtzd/201766/228547


上海《新民周刊》报道一岁鸽:冠军鸽离奇死亡-中国信鸽信息网


        

温馨提示: 杜绝不文明用语,以诚相待! ,谢谢!
 姓 名: 点击登录后评论
 内 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看不清? 换一张
注意:加 * 为必填选项。